logo
当前位置:首页 > 自招报考 > 正文

人大处长蔡荣生被查案:自主招生沦为“自主腐败”?

2019-10-21 12:55:53

  近日有消息传出,称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持假护照从深圳闯关,欲“潜逃”时被警方截获,其已交代招生等问题涉案金额达数亿元。中国人民大学回应,蔡荣生确因涉嫌违法违纪正接受调查。知情人士透露,人大校内多名老师知道此事,其被抓原因可能是自主招生出现腐败,帮学生花钱进人大,而且涉案金额较大。(11月28日《京华时报》)

  2013年6月至8月,根据中央统一部署,中央第十巡视组曾到中国人民大学开展巡视工作。巡视组组长陈际瓦在反馈时指出,人大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方面,惩防体系建设特别是财务管理、领导干部薪酬管理、自主招生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,并表示“收到一些反映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”向中纪委移交。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,蔡荣生或许正是中央巡视组抓出来的一条蛀虫。

  在教育产业化的背景下,高校腐败早已不再鲜见,不仅是学术上的腐败,更有行政上的腐败,武大腐败窝案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。但是,相比学术上的“抄来抄去”,相比基建工程方面的吃拿卡要,自主招生方面的“谁有钱谁有权谁有关系谁上好大学”,显然社会危害性要更大,让教育公平沾满了腐败的脓液。

  有专家说,“现有的自主招生是在计划体制下开了一个小洞,但这个小洞就成了一个流脓的地方,成了腐败的通道。”为什么会这样?自主招生不是国外唱了很多年的“好经”吗?三中全会文件里不是也已明确写入了吗?为什么我们才刚给自主招生打开一条小门缝,就成了“流脓的通道”?蔡荣生案,无疑给我们反思和完善自主招生制度,提供了最好的反面教材。

  早在2010年,网上就出现大量举报蔡荣生的材料,指其招生腐败,利用自主招生、提前录取等机会收受贿赂。可就在去年,他还照样能够获得“全国就业先进工作者”的荣誉。这和官场上的“一边腐败一边升官”其实是一回事,只不过在这里是“一边先进一边现金”。大学腐败和官场腐败,都是因为权力缺乏监督和制约所致;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手上,自主招生当然容易变异为“自主腐败”。

  不能因为自主招生成了“流脓通道”,就要把刚开了一点的门缝重新关上;相反,自主招生不仅需要坚持,而且是教育改革的方向,问题不是自主招生的“经”不好,而是行政化下的“和尚”念不好。人大的张鸣教授曾说,“高校已经成为一个官场,不仅有官场的结构,还有官场的文化,官场的行事方式。”他能有这番感触,或许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人大行政化问题之重——可又何止是人大呢?高校行政化背景下的自主招生腐败,大概不会是个案。

  所以,必须像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一样建立现代大学制度,取消校长的行政级别,恢复教授治校的传统,让行政为学术服务,而不让学术反成行政婢女,成立专业的招生委员会,严格约束高校行政部门的权力,将自主招生建立在“去行政化”的前提之上。如果高校行政化、衙门化的根本病症不治,改革难免“流脓”,自主招生难免沦为“自主腐败”。

蔡荣生 中国人民大学 深圳

热门院校
  • 营口职业技术学院
  • 锦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
  • 铁岭师范高等专科学校
  •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
  •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
  • 沈阳大学
  • 辽宁农业职业技术学院
  • 抚顺职业技术学院
  • 辽阳职业技术学院
  • 阜新高等专科学校